離沫

好好写稿。好好做人。

叶修无脑吹
一个年更写手x

【白龙混沌】心事成双

CP:白龙X混沌


这里默认混沌=帝江≠黄帝 私设甚多


我爱滴滴~滴滴超萌啊啊啊


 中篇


一、


 


他有预感,今天他还是会和隔壁那坏小子干一架。


 


混沌把他的头发揉的乱糟糟,坐在高凳子上一脸不满,他的腿还没有长到能够到地的程度,此时悬在空中交错着晃。


 


“江儿。”少女托着碟点心踏过门槛进来,看见他这副样子,一边放好东西,那边一个巴掌轻轻的就落上他的头。


 


“你在这边要好好修行。”她揉揉自家弟弟的头,又解了他的发带,不知从哪变出把梳子,站他身后柔柔的梳。


 


“家里离不开人,我不能在这留太久。你呀,”她慢悠悠地系好头绳,又用手指梳顺散发,而后用了两手把住混沌的肩。


 


“若是再有龙族的人到家里告状,下次可就不只是禁闭三天了。知道吗?”


 


“是,姐姐。”混沌无奈地垂下头闷着声应,他身后山月帮他整好衣领,又俯身在他耳边交代了什么,一跺脚消去了身形。


 


桌上放的书笔他都没什么心情去碰,今天有些阳光,窗子被支起。他肩靠着精致的窗框,远远扫见一抹白。


 


敖烈也正瞧着他,抬了手臂冲他挥。又囿于礼节,待走近了才与他招呼。


 


“混沌,出来一起玩可好?”


 


小混沌冷冷地扫他一眼,不过小孩子哪有什么冷意,敖烈只做他圆眼睛对上自己的脸瞧了一瞧,头一偏并不作声。


 


“前几日⋯是你姐姐来了吧。”


 


混沌用余光看他,小白龙脸有些羞红,低着头无措地挠着额角。“定定他就是淘气,我今儿个,先代他向你赔不是。”


 


“改日,改日定要他登门道歉。”


 


终究对他发不成脾气。混沌表情突得一松,皱着小脸用了狠劲敲他头。


 


“你怎的突然高这么许多?”他还是忍不住有些气闷,但到底也清楚并不干他敖烈的事,只得别扭着换话题。


 


“诶?我这是⋯⋯”


 


“喂!臭虫!!你凭什么打我哥的头!!!”


 


一个童声突然插进两人的对话,混沌二人都愣怔了一下,抬头一看来人,混沌脸色倏地沉下来。


 


“定定!?”敖烈下意识地扭头看了混沌,脸色也跟着有些严肃起来。


 


“三哥!!”打扮的花花绿绿的小孩一个猛子向敖烈怀里扑。


 


“诶诶,别扑别扑!!”他本是脚下垫了石头才跟混沌说了这一会儿子话,石块有棱角本就不稳当,这一下要是挨了⋯⋯


 


敖定这一扑可是下了气力的,就算此时他三哥力阻,那也定是停不下来,这眼看着就要撞了上。


 


混沌看到他二人是怒火更旺,冷哼一声“啪”的合上了窗子。


 


碰!


 


敖烈疼得哎呦哎呦直叫,但也还是先仔细瞧瞧自家弟弟可有受伤,看他活蹦乱跳的并无甚异常,这才揉着痛处按了地慢悠悠的起来,白衣服染上一块一块的污。


 


这样子真是,哎哟。敖烈抬头看那窗子,哭笑不得。


 


突然他听见“咿呀”一声,来不及回头看,混沌的声音就已经到了。


 


“你们两个,”敖烈转头看他,他脸色臭臭的活像吞了苍蝇,懒散散地在门边倚着,看了他的样子后更是不住皱眉头,“进来吧!”


 


敖烈面上一喜,但又被一阵火辣辣的痛楚压下去,他勉力对着混沌苦笑一下,对方无奈一叹,只好走来扶他。


 


他俩慢悠悠的走,旁边没事的敖定一副委屈模样,看见混沌还逞强偏头冷哼,三两步就进了混沌家,末了还知道帮他二人把门给拉开。


 


“我是为了我三哥!!”他张牙舞爪的让混沌有些想笑,但还是极力绷住面皮,坚持不给他好脸看。


 


“你自己找地方玩去!”说着他扶了敖烈绕过厅室,沿着院子里的小路左拐右拐到了间小屋子前。


 


敖烈偷偷看他,混沌目不斜视,空出只手推开木门。


 


“吱呀——”敖烈一抬头,被滚出来的热气扑了满脸。


 


他被扶到屏风后乖顺的自己脱衣服,隔着屏风再把脏衣服给混沌递过去。


 


两人俱无言,衣带松开的摩擦声响被放大许多。


 


“你是龙又不怕水,脱好了就下去。”


像是厌烦了许久的静默,混沌侧耳半晌未闻声响,不由出声提醒他。


 


“嗯,好。”敖烈低低的应,前进几步正要扶了旁边的物什下去,就又听到混沌的声音。“停。”


 


怎么?他偏头向着屏风的方向想出声,却见混沌僵着脸绕了过来,身后飘着个软榻。


 


“你身上有伤还是别下水了。”他对着固定好的软榻抬抬下巴,“趴上去!”


 


敖烈被他搅得一愣一愣的,但身体还是自觉遵从混沌的命令,混沌又找来盆子和布巾,搬来小凳子就坐在了他旁边。


 


方才他跌倒的那地上尽是碎石块,纵然敖定最后略有减速,但仍是摔得不轻。


 


背上擦伤还不少。


 


混沌垂了些眼,见着他伤处滚了血珠子,拿了湿过水的布巾细细的沾掉。


 


屋子里是一池温泉,热气一缕缕的冒,熏的敖烈双颊微红,都不好意思再偷瞄混沌。


 


“你那弟弟。”


 


混沌突然出声,“我可不是小气才跟他闹,只是再这么着下去⋯⋯”


 


他顿了声,却没有再说下去。擦拭完了沉默着取过一边的药瓶,抖着腕子小心的撒。


 


“啊!”敖烈没准备就被这蛰得一下叫出声,回过头混沌看着他双眼带笑,他一时羞恼,头埋进臂膀中便不再理会那人。


 


狼狈死了。


 


TBC



评论(2)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