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沫

好好写稿。好好做人。

叶修无脑吹
一个年更写手x

【野良神/雪夜】幼驯染 一

没有第二更。=_=


一、
去幼稚园前的第一件事,雪音麻麻很清楚的写在了门上。


唉。小孩子被包成严严实实一团球,院子栅栏上开了小小一扇门,他小跑着挪过去,回身告别母亲时不忘带上。


“起床了哦!”厚厚的玻璃蒙上了雾气。雪音敲敲门,手套触碰板子,声音沉闷又不够响。


他干脆推开门进去。


小心的挡住冷空气,扒下一些围巾,他试了试手套的温度,隔着被子推床上的迷之鼓起。


首先掀开一点被子才对。


小小的脑袋闯入他视线里。头发散乱在枕头上,一缕一缕聚在一起。


“夜斗!起床了!”小孩子语气突兀的一变,手上动作粗鲁得很,抵着对方肩膀来回推。


“……嗯?”应该是叫做夜斗的孩子仍陷在梦里,他身子本就是蜷着的,头又向被窝里钻钻,睫毛抖上小半会儿,眼睛才打开一条细缝。


“嗯,雪音?”他伸出一只手揉眼睛,刚伸到下巴就被雪音打了下去。


他左手扯了几下去掉手套,转到背后推着小夜斗坐起来。


枕边整齐叠放的布料软实又暖和。夜斗迷迷糊糊的听他指挥,短胳膊抬了抬就被套上一件保暖背心。
摆弄娃娃一样。


屋里暖气温度调的适宜,夜斗本来就长得精致,他盯着他半睁开的宝蓝色眼睛,手上动作快速有序,额头窜出些细密的汗珠。


好了。他伸手想稍微抹一抹,手抬起顿在空中,又伸过去拨夜斗的睫毛。


对方的眼睛一点点睁大,终于清醒的样子。雪音掀开被子露出他被包的暖和和的脚,穿好袜子后指了指他们正对的一扇门。


等夜斗从洗漱间出来被雪音瞪着磨蹭的用完早餐,时间还够他们踱向幼稚园。


早晨的居民区很容易突然窜出些大狗来,毛毛的喜欢巴着人舔。夜斗摆着小手在前面踉踉跄跄得走。雪音不如他清闲,紧绷着神经看周围。


一切有毛的东西都可怕。


他每次这么想的时候,夜斗已经是被抱住舔的状态了。


夜斗喜欢动物,更喜欢毛茸茸。比如狗,比如兔子,温软的细腻手感能软化人的神经,也能软化夜斗的鼻子——他不停地打喷嚏。


雪音头痛的看他极力伸手去摸狗狗的头,一边又不可避免的对着狗头打喷嚏。


够了。他冲上去把那条略显大型的异种赶走。一天就这么开始。



幼稚园的生活是怎样的?


这话可能要问夜斗。


从早晨拾掇完自己出门开始,雪音眼睛里就少不了他的影子。耐心的帮他穿好衣服,看他磨磨蹭蹭吃早餐,上学路上一路惊险,然后又是这样那样的夜斗的学园生活。他很是霸道的占走雪音所有的时间,也毫无所觉的被嫉妒着。




TBC.

评论(8)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