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沫

好好写稿。好好做人。

叫我沫甜甜(no

有想看的梗可以私信,不过不一定会写hahaha

【野良神/雪夜】生贺

因为急着赶稿,所以文中有很多人物描写上的错误没有来得及改正,也没来得及二次修改_(´ཀ`」 ∠),结尾也很是仓促,真的是果咩。

lof果然吞我格式伐开心(。•ˇ‸ˇ•。)

雪音被父亲带到夜斗家时,整个家族正陷在家主猝然离世的混乱之中。
小主人站的高他一些,他父亲在旁边交代着什么,他只一些余光扫到他微弓着腰嘴巴开合不停,又聚拢起来看向那双冷静的过分的眸子。
整个人冒着一股傻气。
男人说完了瞥他一眼后离开,夜斗又在原地立了一小会儿,侧侧身子想进房间。“雪音是吧?进来吧。”
他傻愣愣地应,对方转身迈步,衣衫顺着身体形成一道道褶皱,这才让他有些真实感。

夜斗。他把名字重复几遍挂在心里,双手撑着一跃而上走廊。


宅子里有老头子到来时,和夜斗一起的新生活,就变得十足的,无趣。

雪音手持竹刀机械式的扬起砍下,院内只有添水的清脆声响时不时传来,他稍稍用了些力气,竹刀呼啸而下,破空声很快就融于满院的寂静中。
好无聊啊。他把竹刀放在一边,看它稳稳地斜靠着支柱,才稍提起些裤子一屁股坐在走廊上。

夜斗,还没结束吗?
他不禁回望望长廊那头。
一大早的一群老家伙就敲开大门打扰一大宅子人的清梦。太阳光渐渐剧烈,那边房门还是紧紧的闭着。
雪音拿起竹刀在地上狠狠戳了几下,又悻悻然放下。
可惜他一点忙都帮不上。
刚认识夜斗的时候只觉得这个小孩子冷漠得一点人情味都没有,夜晚睡在一间屋子时也尽量把自己的被褥拖得远远的,直到后来有那么一天,夜斗跪坐在面前请求他帮忙,眼神闪烁着说出一同去游乐场玩耍的奖励。
雪音自然很高兴地答应下来。
年幼的家主一脸严肃带着他在众人注目下外出办‘正事’,却在游乐场入口拽他衣角指着棉花糖不肯走动。
老管家笑着关注着他们,雪音红了一张小脸,跑几步打开钱袋,举着巨大的棉花糖小跑回来,粉红的一团挡住他视线中夜斗那张嫩嫩的小圆脸。

“给你。”他递过去的时候不自觉的就对眼前人改了观,直到夜斗伸出手来接,咧开嘴给他一个不太熟练的微笑。

其实是个很好的人也说不定。
他伸出手,探进夜斗长长的袖子里,再攥紧,相接处很快滚出一片细密的汗珠。


“真好啊小时候。”他歪着头漫无边际地回忆,正午的阳光过于耀眼,雪音眼睛眯成一条缝,涓涓流水声被放大数倍,初夏的宁静和着疲惫顿时侵入全身。

他下巴轻微的点,视线里近木远水更加模糊,后脑突地被人狠敲了一下。他“呜哇”一下清醒过来,回过头只看到拾掇的整齐的袴,再一抬头,夜斗含着笑低头看他,手指还屈在他后脑没来得及收回。

雪音脸颊有些燥,他转个身落脚在地板上接着站起,竹刀被衣摆扫过倒在地上一声脆响,两人视线对在一起,谁都没被分走注意力。
他好喜欢这个人。雪音伸手扯松领子,喉咙有些脱水而发痒干燥,整个人顿时陷入暗恋的热潮。
“去吃午饭吧。”夜斗牵过他难得汗津津的手。一潭一潭池水给院子送来源源不断的凉爽。他们相携穿过长长的走廊,樱花树早就掉尽了淡粉花瓣,枝叶在日子里逐渐茂盛,在初夏不算热烈的阳光下投出浅浅、浅浅的荫凉。
雪音不喜欢手汗的黏腻感,但是牵着这个人,即使是这样黏糊着,他希冀着能一直一直走到数不尽的轮回中去。

就像现在这样。
夏天就快来临,他们走在木地板上敲出沉闷但动听的轻响,雪音侧过头看怎么也看不厌的庭院,自手掌相贴处蔓延开炽烫的幸福感。
但凡他能感受到这个人的存在,爱意就在心尖奋力地伸长生长。
好喜欢。好喜欢。

他前后晃头,心满意足地亲上影子夜斗的侧脸。

夜斗对于无法搞定的事情,不知何时变成了直接推给雪音。

比如料理假期到本家来的表妹。

“雪音君。”三个字转变成声频袭来的时候,雪音惊得手一抖,大半壶水霎时倒在正下方的花之上,压得它身体一个起伏。

“日安。”
他站在廊下,袖子挽起在肘部。近几日天气逐渐热起来,雪音将才劳作许久,汗珠沿鬓角翻滚着下滑复落下。此时回转过头,廊上少女裹着青葱和服,配着托盘上的茶点隐隐一股清爽之气,对上他正脸后微微欠身。
“雪音君,要来点茶点吗?”
“铃小姐,日安。”他也跟着欠了欠身,向前走几步,又略微弯下腰,“那就不客气了。”
没几步他就近了长廊,女孩子一方帕子递过去,他愣了半刻,抬手接过,顺势就坐在了廊上。“多谢。”

藤原铃弯腰抚了抚衣摆跪坐在他旁边,长发斜束在一侧,束绳垂下一小串青翠浓密的叶子。

阳光已经带上了夏天的温度,他们靠在长廊的阴凉处逐渐开始交谈。庭院水池的锦鲤、竹林边角的添水、樱花树枝上的密叶,以及少女清脆矜持的轻笑。

夜斗从另一边转过来,心思一时乱作交叉横亘的树枝。檐角的铃铛被风推起又囿于重力而落下,他静立着听了小半会儿,转身返回来时路。


夜斗的屋后种着一大片花,并没有通向花圃的路,只能偶尔打开大窗子看上几眼。

以前父亲不是很喜欢他,后来当上家主后,才知道有这样的地方。翻过窗子能进去玩,便顺理成章的成了他和雪音的小天地。
只有他二人来过。几年前的时候,甚至还差人搬来些木料,两人合力搭了个小台子,花开的时候格外有意境。

偌大的屋子点上灯,雪音还没回来,他想了想,走去厨房顺了瓶清酒,翻过窗子朝台子去。

他被心事扰了一天,一口酒液含在喉咙滚几滚,月光被云朵遮挡,只隐隐铺下一层黯淡的光。

“夜斗?”他听见门推开又拉上,雪音的声音一点点放大,一头金发不久后现在窗后。

他声音顿了顿,穿过空气穿过尘埃而来,轻轻鼓动他的耳膜。

“我有件事想要告诉你。”
“铃小姐...”

“我不会帮你的!”夜斗蓦地重重一摔酒瓶,瓷瓶炸开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雪音撑着窗框一跃翻出来,几步猛冲到他面前。

夜斗摔开他的手,手心几道划痕,好在没有流血。“我不会撮合你和小铃的!”

雪音满腔的怒火被他这一句猛地压下去,他努力想绷绷脸,还是没忍住笑出来。干脆一边笑着抬手揉揉他的头。

“什么乱七八糟的。铃小姐明天就要回去了,托我向你说一声罢了。”

“那...那我是不会放你和她一起走的!” …… 雪音看着他撇到一旁的脸,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

“铃小姐的话,确实是很理想的结婚人选。”

夜斗的背似乎直了一些,他看在眼里,笑着伸手指拨台子上的碎片。
“但是很早之前,就有个和我一起长大的笨蛋,住进我心里了。”
夜斗的耳朵火烧云一样红起来,雪音伸手过去探探,仿佛感受到了那份灼热。

“...雪音!”
“我喜欢你!”
告白梗在口中被对方抢了先,雪音惊讶地张大了嘴,蓦地伸手扑向夜斗,然后双双跌入花丛。
“我也是!”
竹马许多年,感情在缓慢悠长的岁月里加深又发酵,长虫不知何时寄生成长,悄悄然蚕食了两个人的心。
这是他们共同度过的第十四个年头,往后还有数不尽的轮回供他们携手前进,恍如某个夏日,他们走过长长而又宁静的走廊。

END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