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沫

好好写稿。好好做人。

叶修无脑吹
一个年更写手x

【野良神/雪夜】心甘情愿






Part 1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会冒着傻气。






“麻烦让一下。”年轻的女士手指碰碰他胳膊,男人猛地回头看她。几个学生追逐着从旁边滑过,小男孩子肘部重重搭上他的侧腰,夜斗向后几步趔趄,几乎翻倒在冰柜里。









“啊!”孩子们慌慌忙忙大叫,地板打理得光滑明亮,他们慢悠悠又拘谨地滑回来,致歉态度端正。









夜斗目光聚集在孩子几个头顶的发旋,眼睛明亮亮又无神的乱闪光彩,制服男孩子扶着收银台施施然绕出来,夜斗眼光被轻易勾走,这才收回魂,浑然不在状况内。 











年轻人似乎总是毛毛躁躁,特别是标志性支愣起的一缕呆毛,也都混杂着主人少年意气似得桀骜不驯。



雪音就不大一样。



夜斗的篮子空荡荡挂在他手臂大半圈时钟,最后他还是窝在高脚凳上,修长的腿折起蹬上脚蹬,半晌伸长胳膊挽救一下几近殆尽的存在感。









“一点汤。”少年送走几波客人总算清静下来,他语气尽量简洁,又七八分诚恳。买小的衣服罩着他上身,随着动作拧起层层叠叠褶皱,没能挡住腰部不算小的一片肌肤。









雪音探探手又踌躇缩回,稍稍念了句“衣服”权作是提醒。触碰的动作有些亲密的过分,他不由自出的出神,又静悄悄的红脸再恢复常态。









“啊!”夜斗一瞬呆滞。他手指细长白皙,微微勾起很是好看,煞风景的抬高抠弄额角,嘴里胡乱搪塞过去,“是我弟弟的!”









“诶,感情真好啊。”他语气一丝丝艳羡。夜斗双眉轻微微皱起颤得乱七八糟,视角内雪音忙着料理顾客。



杯子送走又被接回,汤汁表层浮起薄薄的热气,并不烫口。夜斗含了一些在口腔内,随着下咽的动作沿喉咙缓缓滚下。他悄悄抬些胳膊看腰上软肉露出几分,不小心被雪音逮到一小块红紫。









“等一下!”夜斗被唬的一愣,入目又是清闲下来的少年。沉稳又焦急,迈着大步子接近又接近,一弯腰掀起他大半上衣。









果不其然一小片撞伤。当事人傻愣在凳子上,微微驮着背,被他牵着手拐进道高度隐形的薄门。他眉头自然地狠狠皱起,唐突又莫名欣喜,掌心相接处每个细胞都在跳跃,它们筋疲力尽,他灼热又酥麻。









雪音把他按在椅子上,倏忽变出手掌中心小巧明艳的药水瓶。他这时才惊觉不妥,却身体脱离指挥慢慢蹲下,指甲修剪齐整的手折好衣服,拿着棉签默然涂鸦。









棉头的柔软直传进胸腔,夜斗低下些头,心思融化陷进巧克力酱般黏腻甜蜜,气氛显而易见的尴尬,他语气小心翼翼——“公司那里有家巧克力千层很好吃……”









“要不要改天一起?”









夜斗公司的写字楼坐标商业区,他这人嗜甜,三两次借着见客户偷溜出去吃甜食,把公司附近的咖啡厅摸索得透彻。









这话题简直从热带海滩一跳就转到了北欧的星星,雪音抬起头满脸不知所云,接着又低下头偏到一边,“……好啊。”









他心思飞转的极快,一会儿又想到雪音的高中生身份,轻晃着脑袋改口,“不然下次我带给你好了。”









“……嗯。”

















正对墙上的金属装饰映出一个迷你型号的夜斗,他乖乖任雪音涂药,冲着自己眨巴眨巴眼睛。



TBC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