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沫

好好写稿。好好做人。

叫我沫甜甜(no

有想看的梗可以私信,不过不一定会写hahaha

【晴博】关于你

#晴博#
博雅死亡设定。慎入!ps别怕,不是灵车。

*我也想知道为啥没有一发完又这么短小

*我也更想知道为啥这章都是白狼

*别说了,作者脑子里进了屁(不是

*日更(我自己都不信
————

博雅不见了。

晴明真正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平安京仍旧日升月落,人们早已在碌碌中淡忘了这位数月前还赫赫有名的源氏武士。

至少晴明像是终于从梦里醒来。萤草掩着欣喜收走小桌上两人份的杯盏,他这才注意到樱花已经是纷纷扬扬落地的时候。

以前这时候⋯⋯都在做什么呢?

他忍不住刨一刨脑子里乱七八糟的过去,心尖猛地蹿上一股无法抑制的悲戚。

“⋯⋯晴明大人。”小白的声音由远及近,“白狼大人拜访。”

晴明不得不收拾好心情,他衣裳难有的凌乱,樱花帮他整理妥帖,萤草又急转回来摆好茶具——自然是新的。

“晴明大人,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了,白狼。”

少女收好裙摆,端正坐在桌子另一侧。她常年练习弓术,背部格外的直挺。晴明望过去,总恍惚觉得是看到了那人,只不过身形小了些,线条也柔和许多。

两人心照不宣都没有以那人打开话题,式神们被遣走各自找事去做,白狼低下头,盯着杯子里溜进的花瓣出神。

“封印裂缝事件离开之后,我其实并没有一直留在奥三山。①”她缓缓的讲着分别之后的经历,时不时给发愣的晴明添些茶水,“惩恶也是很好的修行,我去了不少地方,结识各种各样的人类,弓术也长进许多。”

新结交的朋友,被惩治的坏人,甚至是游历时的惊险与奇妙,都透过她生动变化的小巧五官一一展现在晴明眼前。白狼顿一顿,面部迅速的黯淡下来,手指不安的摆弄,“博雅大人的事,我一听说就赶回来了。”

“没想到原来已经过去这么久了。”

晴明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少女也不在意,低着头声音沉沉。

“博雅大人救过我一命,那时他还是小孩子,已经成为可以让人依靠的人了。”

“他的弓术是我见过最棒的,他人那么温柔,又厉害⋯⋯”

少女渐渐的混乱。

“他怎么会⋯?他怎么可能⋯⋯”白狼终于忍不住捂住脸,呜咽的说不出话来。

远处廊下是没藏好的童女,望见白狼的崩溃满脸担忧,吵吵闹闹的被哥哥硬拽走。晴明起身,手放在她头上轻轻的揉,却说不出什么话安慰。

樱花缓缓的落,白狼哭声转小却不见停,晴明看向院子周围,只有花瓣触地的轻响。

夜色正好,他终于长长的,长长的叹出一口气来。

TBC

①白狼剧情开头那里,白狼说自己「一直在奥三山修行」,然而剧情最后变成了「我虽然在黑夜山」,这里选定了奥三山。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