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沫

好好写稿。好好做人。

叫我沫甜甜(no

有想看的梗可以私信,不过不一定会写hahaha

【晴博】关于你

博雅死亡设定,不是灵车。

我好喜欢比丘尼姐姐啊,温柔又可靠,当然最喜欢看她欺负博雅୧(﹒︠ᴗ﹒︡)୨

其实这章写完的时候不知道为啥有种写完的感觉(没有 但是这毕竟不是一辆灵车⋯⋯

————

关于二

白狼眼眶晕红一大片,捧着杯子止不住抽噎,萤草小跑着过来,给小壶灌满烧的滚烫的水。热气在夜色中袅袅飘开,像是把心也熏暖了些。

“抱歉,晴明大人。”她鼻音还有些重,“我失态了。”

晴明摆摆手,他今晚始终说不出话来,嗓子像是卡了东西沙沙的难受,话要是一出口,害怕会比白狼还要狼狈。

少女抹抹眼角残留的痕迹,不知道从哪摸出一支箭来,很是郑重的双手托举着,送到晴明眼前。

“其实我今天来,是想把这个交给晴明大人。”

黑红的箭身,绘着贵族象征的金色纹样,箭羽还是他和那人一起打的,上面还有博雅被那猎物划伤沾上的血。

“道具中寄宿着主人的灵魂。就让它代替它的主人,以后继续陪伴着晴明大人吧。”

晴明简直移不开放在那箭上的视线,接过箭矢的动作急切又满含温柔,“白狼,谢谢你。”

“那么我先告辞了,贵安。”


“真难得呢,好久没看到晴明大人这么精神了。”

“八百比丘尼。”一大早的晴明就接到消息说东边镇子有异常,他带着式神们回寮时日头已经当中,年轻的占卜师在门口微微笑着迎接。

不,或许也不能说是年轻了。

误食了人鱼肉而不老不死的女性,已经在这世间熬过不知道有多少个年头。晴明顿了顿,忽然间想起什么事来。

“说起来,”他挥挥手让式神们先一步进去,展开扇子坠在最末和八百比丘尼攀谈,“你可了解弓术?”

“啊啦。”看着年轻极了的女性怔了一怔,“弓术我知道的倒是不多,博雅先⋯⋯”她顿住,转而反过来打趣他,“晴明大人怎么突然对弓术这么大的兴趣?”

“啊,上次白狼不是送了我一支博雅的箭?他从前除去乐曲最痴迷弓术,我也不免多了些兴致。”

年纪轻轻已经极负盛名的阴阳师在狼女拜访之后似乎突然看开了许多,像是已经完全不避讳提起早逝的好友。

八百比丘尼听他解释忍不住眯着眼睛轻笑起来,“博雅先生如果在的话,现在一定很高兴呢!”

晴明不解地望着她。

清风徐徐送来不少花瓣,比丘尼快走几步向屋子靠近,“我那倒是有几本博雅先生赠的书,对晴明大人修习弓术该是有所帮助。”

“那就多谢了。”

晴明晃晃扇子,落在扇页的粉红打着璇跌落。日光透过结界撒进院子里,温暖的有些晃人眼睛。

博雅先生肯定,不愿意成为你的悲伤吧。

TBC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