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沫

好好写稿。好好做人。

叶修无脑吹
一个年更写手x

【狗崽】塔上的崽崽

一块小甜饼。微#晴博#

我爱崽崽<( ˘ ³˘)/🌹

————

妖狐住在高高的塔上。

他其实是不太情愿待在这么高的地方的,理由有些丢狐——他畏高。

谁让上次他骗隔壁湖里的鲤鱼小公主亲亲他,偏偏被那个讨人厌的小河童给瞧见了呢。

妖狐想起这事还有点恼火,小河童心悦鲤鱼小公主的事妖尽皆知,但人家鲤鱼小公主和他又没有婚约,凭什么阻止他们自由恋爱!

居然还告状到阿爸那里!

阿爸叫他过去的时候他还以为是又给他吃甜达摩,推开门看见阿爸旁边紧紧挨着博雅叔叔,叔叔一张脸红扑扑,瞧见他后整个人都像被雪女姐姐冻住了似的。

「咳咳。」阿爸开口把他视线引走,「崽啊,知道今天为什么叫你来嘛?」

他左右望望,红的白的黑的一个都没得,「阿爸不是要给崽崽好吃的?」

「吃什么吃!」阿爸语气一下严肃起来,妖狐总觉得应该是被叔叔给了一拐子的阿爸不好意思了,他干脆走上前,拽拽晴明衣服的下摆。「阿爸,抱!」

「抱什么抱!」晴明终于抽出了插在博雅衣服里的手,「啪」的一声拍在桌上。

「你是不是骗隔壁的小鲤鱼精感情了?人家未婚夫都告到我这了!」

「小鲤鱼她是我的命定之人!而且,她没有什么未婚夫!」

「你还好意思说!小孩子不许早恋!」

晴明一下站起来,揪着他衣领把整个狐都拎了起来。「姑姑!把崽崽扔到东边的塔上反省一个月!」

「我没错!」小妖狐扭动着身子挣扎,「阿爸你不能关我禁闭!」

晴明叹一口气,把他抱进怀里顺了顺毛,「乖啊崽,你去塔上好好待着别惹事,阿爸每天都让姑姑给你甜达摩吃好不好?」

「好的阿爸!」他抱着晴明亲了一口,在他脸上留下一大块湿漉漉的印记。


妖狐要悔死了。

他想着住到高处也好,每天有甜达摩吃,还能趴在窗户上看看哪个角落藏着他的‘命定之人’,姑姑还会给他讲不同的睡前故事——这日子简直不能更舒坦。

可他万万没料到自己会畏高。

就连每天抱着他哄的姑姑,这几天也忙着照顾新来那只独角的小妖怪,连睡前故事都没有了。

唉。小妖狐搬着小椅子无聊的望天,一边摸来一个甜达摩,双爪捧着一口一口的咬。

甜甜的达摩好像都没那么可口了,隐隐透着一股苦闷的味道。

又来了。他眼睛直勾勾的往外看。

高处最能发觉天气的转变。

这几天凭空多了阵风,一早一晚来的极有规律,甚至还有黑黑的东西往下落,他满腹好奇,却不敢伸出窗子去够。

明明还不到变天的时候。

TBC

评论(1)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