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沫

好好写稿。好好做人。

叶修无脑吹
一个年更写手x

【晴博】关于你

本来想让博雅直接出场的

但我就是突然想给晴明搞点事→_→

————

关于三

  晴明当真开始了弓术修行。

  童男扑棱着翅膀代他向白狼送上一封问候,狼女回以长长的诀窍给他,又用毫不掩饰的惊喜结束书信。

  隔着结界阳光不再灼烈,投在身上暖洋洋的只有舒适。神乐在廊下悠闲的晃着腿,八百比丘尼最近迷上了小手艺,拿跟草叶试探着挽成一朵小花。

  “晴明。”神乐朝向院子喊,“你出了好多汗。”

  晴明一身齐整的弓道服,沉黑的袴更显得他高挑,日光里的热量像是都聚到他身上一样,额头早冒出薄薄一层汗,沿着脸颊安静地往下滑。

  “是啊。”他接过小纸片人递上的布巾随意擦了一擦,又拿起弓来。“白狼说背部要直挺。”弓有些重,把他压得吃力,“这样呢?可以吗?”

  神乐翻着博雅留下的书给他找,里面有不少小人画,引得他兴致上来,也跟着不住摆弄。

  “神乐?”

  “啊,抱歉晴明。”她短暂的沉迷很快被晴明叫的散去,手指飞快翻动着书页,“嗯背部刚刚好。”

  “右手……对!就是那边,再稍稍向后一些!这样就对了!”她手指胡乱点着指挥得乱七八糟。

  八百比丘尼做完小花就在旁边看着他们笑得轻颤,忍不住开口打趣晴明。“晴明大人这忙乱的样子真是少见,我这有个困扰了许久的问题,晴明大人可愿意给解个惑?”

  “但说无妨。”

  “博雅先生的弓可不轻,晴明大人那么细的手腕子,举得这么轻松,止不住让人意外呢。”

  “得了,你也别笑话我了。射箭这体力活,可真是没少难为我。”

  晴明放下弓箭,拿回一边放着的扇子,这才实在体味到凉爽。

  “好了,休息一下吧。”

  

  下午的时候,他的练习算是被搁置了。

  “昨天哥哥起的晚了些,午后才收拾好出门去砍柴。以往他外出最久也不过半天时间,可昨天却一直到夜深了都没见人回来。”来访的少女坐在对面局促地搓着手,萤草给她一杯热茶,又冲她笑笑消掉她的紧张。

  “那你们家里人,就没有想过去找吗?”

  “没有……”她有些犹豫,“村子里到晚上都没人敢出门,说是,说是……”

  “嗯?”晴明扇子伸过去,好像可以扇走她一些不安似的。

  “说是,夜里村子里就有妖怪。”

  晴明手上猛地一顿。

  “我听人说您是最厉害的阴阳师,就,就偷偷来找您帮忙。”

  “请您,帮我找到我哥哥!”少女双手前伸,朝他深深一拜。

  TBC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