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沫

好好写稿。好好做人。

叶修无脑吹
一个年更写手x

【野良神/雪夜】Waiting(短篇)

没想到删掉所有文后的首发竟然是雪夜而不是本命艾利【捂脸】

人生还真是无常啊【泥垢】

———————————————————

逢雪,一眼望去苍茫凭生寒意。

记忆中并未有过这样的大雪,夹风而落自成凛凛深冬。

雪音拉了拉帽檐,无聊地抬头不停哈白气,看它在眼前迷蒙成一片白雾。

他向前探了探身子,伸手接过一瓣雪,又满脸失望地看着它快速融化成水珠。

这样一个人看雪还真是无趣。啊,白天为什么会拒绝日和的邀请呢?他低低的叹了一口气,左手向身边摸了摸,碰到一个瓶子后略微愣神,最终悻悻然地收了动作。

一直都很受不了那种奇怪的腥辣味道。雪音歪过头,瞪着盛满一种名为“酒”的液体的瓶子出神。真不知道夜斗那家伙是怎么做到面不改色地一口咽下,之后又满脸愉悦地拍手称好的。

啊。十三四岁模样的少年愣了愣,又懊恼地把头埋在臂弯中。果然还是不可避免的想到了他。

夜斗。他把这两个字放在嘴里小心含住,说不出却也舍不得咽下。

很快就又是新年了。雪音抬头看向屋檐外,又拉下帽子遮住了眼睛。

就快三年了,夜斗。你还不打算回来吗?
就算已经是死掉了很久很久的亡灵,就算从某种意义上他正享用着无限的生命,就算是这样……

他已经累掉了。雪音向后仰躺,任风向改变,细雪飘飞,融在雪白的脖颈上。

开始焦灼着不想再把一生许给一个人。
整个世界都脱轨崩盘,持续着一点点坏掉。这还真是糟糕。


——分割线——


日和的手艺越来越好了。雪音慢慢地扒着便当盒里的食物,抬眼不经意间注意到不远处梅林里玩耍着的日和。

明明已经过了三年却完全没有改变,真是……

不,明明自己也一样,又有什么资格来评判别人。

雪音把空盒整理好放在一边,闭了眼躺在鼎上午寐。

耳边起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雪音抿了唇,学着记忆中那人的样子抬起手搭在脑后。

“日和。可以向那边移一点点吗?”

“诶?好的。”日和的诧异声音意料中的没有带上反驳。

一阵轻响过后,大片大片的沉默伴雪花一起落下,笼罩住这一方天地。

“我先回去了,雪音。”雪音被突然响起的声音惊得睁了眼,昏暗天空下只见日和眸瞳发亮。

“路上小心。”他远望着淡粉色围巾一点点消失在冰雪天地之间,在心里默默地挂上了一句“抱歉”。

他这段时间来越来越无礼了,所幸日和不会在意。

雪音从身后的鼎里取出一件黑色外套,把自己整个裹住。


——分割线——


雪音这几天需要找一个暂时的新住处,但他并不想麻烦日和。

日子推移着愈加接近年关,天神府的人开始多起来,自己虽然不会被注意到,但是年关还给天神添麻烦就不好了。

其实仔细想想,自己也不是完全毫无改变。
夜斗回来的话会被自己现在的样子吓坏吧。

不。他不会回来了。雪音抬手看着雪花落入掌心,发现雪还未停多久便又开始下落。
算了,这里就好。

雪音环顾着一根根系上了祈愿带的树枝,悠闲地漫步进梅林更深处。他最后停在一颗大树前,一跃跳上树枝。在枝干上坐好后,取过背上日和交给自己的包裹慢慢打开。

啊,好多吃的。他小小的欢呼了一声,然后开始翻看食物。突然指尖处传来金属罐子的触感。

酒。雪音的手指弯了弯,之后下定决心一样取出打开。

唔,味道还是和以前尝的一样奇怪。他勉强咽下口中冰凉的液体,一甩手,罐子稳当的落在身旁的树枝上,没有洒出一滴酒水。

好累。雪音略显夸张地伸了个懒腰,头靠在树枝上,闭上眼睛开始数着绵羊入眠。

恍惚中身下的树枝轻晃,他像做了美梦一样勾起了嘴角。“向这边坐近一点”。

酒罐被人拿走,之后是身旁落下的稳实的重量。

雪音微笑着换了个动作,双手揽过身边人的腰,下巴轻轻地搭在对方肩膀上,眼睛一直都是闭着的。

“累了?”他把头埋在对方颈窝,贪婪的汲取着熟悉的香味。

被抱着的人轻微地点了头,略侧身回抱住对方,碧蓝色的眼睛泛出一片光华。“雪音,我回来了。”

“你知道吗?”雪音的声音透着些许的哽咽,“我一直在等你唤我的名字,今天终于等到了。”

他抬起头含住对方的唇瓣,“夜斗,欢迎回来。”


FIN


来了就坐在我身边,如果不是你,就请让开一点点。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