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沫

好好写稿。好好做人。

叶修无脑吹
一个年更写手x

【进巨/艾利】与你同舟(越人歌paro)(短篇)

大晚上的突然就想把以前的文文都发上来。。

这次是大本命艾利,不过这篇其实不是很满意?

准确点每一篇完成后都很不满意,然后自我厌恶的死循环【趴地】

很多梗都还没来得及写,最近却又忙着退圈

大晚上自言自语我还真是够了!!!【捂脸】

———————————————————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

这是个美丽的夜晚。

利威尔曾多次听说这个少年的事,却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人。

果然如传言中说的一样,是个耀眼的存在。

“你好,我叫艾伦·耶格尔。”

嗯,我知道。利威尔心里默默点头,视线在少年的笑容下有些模糊。

“利威尔。”男人支起了船桨。

————

夜晚的江边灯火璀璨,两岸晚市刚刚开始,水面上还不时飘过几只荷灯。

这是个春末的傍晚,一切都唯美如画。

但却不及身旁这位少年。

小船在水面上轻缓滑行,却仍划出一片涟漪。

利威尔经常设想着,竟然真的与他相遇在如此梦幻的场景里。

刻在他的设想里,自己不是以这样的低下形象出场。

他早已清楚少年的迷人,却不知道他对自己竟是个如此致命的诱惑。

执着船桨的双手有丝丝的颤抖,船业越来越慢。一切都被少年看到。

“你还好吗?”他起身,握住了船夫的手。

时间突然定格,至少对利威尔来说是这样,他听到胸腔内愈发急促清晰的响动,有着丝许失控的趋势。

“啊,抱歉。”少年回过神来,松开了对方的手。“请问,可以就这样让船漂着吗?”

掩去了脸上的失落,利威尔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船桨,坐了下来。

除去灯火,星星也很亮。

有歌姬在不远处的画舫里唱起歌。听了人心一颤。

利威尔忍不住把视线放在少年身上,意外地对上了少年的绿眸。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相对无言。

————

河边的早晨总是带着凉意。

利威尔是在一阵轻咳声中醒来的。

身上多了一层轻薄的外衫,光滑的丝绸触感。

少年站在蓬外,望着远处水鸟在河面上留下的波痕。兴许是太专注了,反而没有听到逐渐清晰的脚步声。

船夫将外衫轻轻披在少年身上。

“啊,你醒了。”少年稍侧身,微微一笑。

船夫支起船桨,撑着船向岸边滑行。

少年上了岸,微笑告别。不过有一点点的迟疑。

胸口有一点点涨,但利威尔并未停顿,转身撑船离开。

————

在荷花刚开放时,利威尔再一次见到了他。

少年一如往常那般优雅,上了船就抬手向自己问好。

“是要回去了吗?”利威尔拿着船桨,控制着船逆着水波缓慢移动。

“是的。”艾伦端起桌上的茶轻抿了几口,“时间到了,不得不回去。”

“呐利威尔。”船夫疑惑的回过头,发现对方并没有看自己。“很快就要离开这个国家了。以后,可能不会再来了。”

船停了下来。

江边的风不是很大,捎来初荷的清香。闻着却有点苦涩的味道。

可以一直停在这里吗?终于下定决心要问出口的话,最后还是被堵住说不出口。

“利威尔,发生了什么事吗?”同样的语气,带着些隔着时间的沧桑感,但少年这次没有握住自己的手。他一直都很守礼。

没有。船夫摇了摇头,又支起了手中的桨。但不多时船再次停了下来。

不过这次不会走。他们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岸边。

“为什么呢?”看着正欲起身上岸的少年,利威尔蓦地有了种拼死一搏的感觉。

“我已经到了继位的年纪了啊。”少年无奈的笑笑,温柔至极却让人心痛。

以后再也见不到利威尔了。这是少年无法说出口的话。

“……恭喜你。”说着,船夫转身想要驶离岸边。

“等等!”少年忙跳上船,引得一阵摇晃。

“我为你造了一条新的船,利威尔!”少年拉住对方的手,“……就在上次分开之后。”

“利威尔,你愿意做只属于我的船夫吗?”

“……”

荣幸之至。船夫勾起嘴角。

木质的桨从手中滑落,在水面上敲出一串珠光。
有条船停在江心。

FIN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