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沫

好好写稿。好好做人。

叶修无脑吹
一个年更写手x

【进巨/艾利】戏子1

短篇改长篇。。。果然最近不仅要跳槽还要转战lft。

艾利吧连载中,又是深坑【捂脸】

———————————————————

这个城市的天总是阴沉沉的,下雨的日子却少有。

至少在贫民区里是这样。

利威尔抬头看了看天色,伸出手抹了抹脸上的湿润。

事实上,他早已全身湿透。

什么都抹不掉。

包括那充满呕吐物味道的空气,略带着劣质酒气的丑陋凶恶的脸,以及飞溅出的暗红色血水。

一切都像是暗黑色的湍流,将他紧紧缚住无法逃离,只能睁大眼睛看着自己慢慢沉溺。

什么都抹不掉。

利威尔对雨并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他从记事起还是第一次这样淋着。

会有人紧紧搂住自己,躲在漆黑窄小,甚至窗户都是充满破洞的纸制品,那样的屋子里,也能在温暖中伴随着淅沥雨声安然入眠。

他称那个人为母亲。

但是现在,他的太阳,正静静的伏在地上,没有了表情和呼吸。墙上还有粗重木棒上下挥舞而纷飞的光影。

早已习惯的肮脏街道此时看着恶心得让人不能忍受,利威尔捂住嘴,微微弯下腰,撞倒了一旁堆放的破竹篓。

————

再等等,再等等。利威尔看到那群人愈加明显的疲态,努力压制住因血腥气而不停躁动的心跳。

却碰倒了东西。

最上层的两三个竹篓摇晃了几秒最后决定歪倒,粗糙的边角勾动靠墙摆放的竹竿。

于是倒下,是竹竿特有的清脆声响,如雨,淅沥落地。

击打声顿时停止。

利威尔瞪着转身看向自己这边的那群醉汉,眼睛在渐转昏暗的天色掩映下幽幽的泛着绿光。

即使是狼,未成熟也只能逃跑。

他猛的转身飞速奔跑,绕着曲折的小巷乱转,顺手推倒巷旁一切可以阻碍追赶者的物什。

他在天空完全昏暗前跑出了贫民区,耳边有渐行渐远的咒骂与脚步声,直到它们完全消失后过了一段时间,利威尔才力竭地瘫坐在地上。

回不去了。利威尔挣扎着站起来,双手撑着膝盖大口的喘着气。

雨丝仍是纷纷扬扬地洒个不停,利威尔抬起头,只有无数细小的雨丝飘飞,连天空都看不到。

还以为可以去摸摸她的手。他眼眶晕红,却流不出任何液体。

这时他已经恢复了一些体力,利威尔努力在一片昏暗中辨出了方向,寻找一座以前偶然去过的飞起寺庙。

雨一直没有停。渐渐的,利威尔由慢走变为了快跑——小孩子的体力总能很快恢复。在到达目的地时,整个人就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湿淋淋的。

里面有很多人在避雨,看衣饰像是有钱人家。
利威尔愣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进去。他尽量避开那些人,躲到了一边的角落。

那群人生起了几堆火,整间房子瞬间变得明亮温暖。

利威尔用力拧了拧衣服,然后抱着膝坐在一边发呆。

水干了之后全身像是着火了一样热的难受,利威尔轻轻的咳了几声,感觉嗓子也变得干的不行。头部是微微的眩晕感,眼前的景物都带上了重影。

不好。利威尔摇了摇头,眩晕感更重,就连咳嗽声也微弱的听不见。

他努力睁大眼睛,却还是敌不过愈加浓重的睡意。

————

没有雨声,没有吵闹声。

床上的人慢慢睁开双眼,眉梢挂着饱觉的愉悦。

这对有起床气的人来说再好不过了。

利威尔把手搭到额头上,接触到的清凉的温度,手向下移并闭上眼养神。手也是清凉凉的,放在眼睛上舒服得让人想就这样再睡过去。

利威尔,不能睡了。他暗暗提醒自己,轻叹了口气后又张开眼睛。撑着身子慢慢地坐起来,利威尔观察着四周,判断自己现在的处境。

虽然是贫民区的孩子,但一般人家的大概布置还是知道的。房间不是很大,也并没有摆名贵的东西。但是……利威尔默默地盯着那些少却无不精致的器具,隐隐的察觉到自己正处在不得了的地方。

凭借着从小便已养成的警惕性,利威尔听到了刻意放轻的推门声。然后是脚步声,被很好的堵在了铺满地面的地毯上。

“诶?你醒了啊!”一个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男人,正一脸惊喜地看向床上的孩子。

他把手中端着的碗放在圆桌上,然后走过来坐在床边,伸手试了试利威尔额头的温度。“太好了,终于不烧了。”说着起身拿回小碗,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矮桌,放在了利威尔面前。

白粥,很适合病患的食物。

莹白饱满的米粥被上好的瓷器装着,看着精致得让人下不去手。利威尔歪着头想了想,拿起勺子埋头吃起来。

床边的男人微微一笑,“我叫格里沙,要记住哦。”他说着,伸出手放在了孩子的头上。

利威尔没有避开。

————

就这样住了下来,冠以养子之命。

格里沙是耶格尔家的独子,年纪轻轻便已经几次提拔,现在正身居要职,同时还担着父辈的企业,但至于相貌嘛……

利威尔捏着下巴,上下打量着对面端着粥碗看书的人。这副小大人的样子被恰好抬头的格里沙看到,青年不禁微微弯了眉眼,安静地微笑着。

嗯,一表人才。性格却太过温柔了。

利威尔一时只顾着评价对方,回过神时意外地发现面前多了一个装了粥的汤匙。

“啊——”格里沙看到孩子呆愣的样子,即使知道对方性格沉静早熟,却还是想要逗弄一下。结果却看到对方微微长了嘴,乖顺的吞下勺中的粥。

这才像个孩子嘛。格里沙满意地点了头,又舀起一勺粥送到对方的嘴里。

好像真的父子一样。

利威尔不自觉的想到了刚醒来那天的谈判,协约定下时他还仍是犹豫不决,但现在看来……

多了一个父亲,虽然是假的,但也挺不错的。

这是他的最高评价。

——TBC——

评论(6)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