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沫

好好写稿。好好做人。

叫我沫甜甜(no

有想看的梗可以私信,不过不一定会写hahaha

【进巨/艾利】戏子 2父亲的少女

题目什么的可有可无→_→

改动了一点点

———————————————————

耶格尔现任当家是个非常慈祥的老头子。

慈祥到知道自家宝贝儿子未婚就已经有了儿子时,也只是微笑着边抚胡子,边摸着利威尔的头说着这孩子真可爱。

利威尔无意识地用食指敲打着木桌,思绪早已不知飘飞到什么地方去了。房门处传来清脆的声响,他下意识地看了眼手旁的怀表,突然想起来自己还要去找父亲商量几天后聚会的具体事宜。

这一年他是12岁,已经做了六年的耶格尔小少爷。

再过不了几天。利威尔抬眼看了看桌上放的日程表,哦,是25日,就是自己的生日,耶格尔家将会办一场盛大的宴会。

其实不过就是为了选一位耶格尔夫人罢了。

利威尔沿着长廊不急不缓地走着,想着自己不久后可能就会多一个所谓‘母亲’。

啊,乱想什么啊。利威尔甩了甩头,抬手敲开了房门。

————

十二月底的天气刚刚好卡在了最冷的时候,利威尔穿着厚实的衣服,漫无目的地在街上四处走着。昨天刚下过雪,地上铺了一层白净的地毯,咯吱咯吱的声音听了让人玩心大发。

利威尔平稳前进的步伐渐渐带上了跳动着的起伏,却也控制着不至于被人轻易发现。路过戏院时,里面传来细长的咿呀,利威尔不禁停下屏神侧耳听,慢慢的也伴着里面的调子清哼着断断续续的曲子。

那让他突然想起来自己很久未回过的地方,以及死在棍棒下的妈妈。

记忆中那是个温柔至极的女人,完全没有因周遭环境而精神错乱。心情好的时候总是在哼着曲子,即使是毫无表情也足以看到愉悦。

不。利威尔摇了摇头。其实早已经记不清了,或许是自己精神错乱了。

他长久地立在戏院外,一动不动恍若雕像。

有雪花安静地飘落,在利威尔的头发上结成一个个晶莹剔透的小冰晶。街上不时有形色匆忙的人走过,甚至未曾留给他一个疑惑的眼神。
仿若自成一个世界。

等回过神来时,利威尔发现身上已经积了一层薄薄的白色。他伸手拍干净积雪,最后还是没有推门进去。

真可惜。街角拐出一个身影修长的少年,看着古朴的大门若有所思。

————

就在利威尔还完全没有自觉时,他订做的礼服已经送到了。

也就是说,自己快要有母亲了。

利威尔揉着发疼的太阳穴,把大人的样子学了个十足。

一旁静坐着的老头子看到这里感觉有些好笑,一时没有抑制住嘴角的弧度。

格里沙刚换完礼服,正从屏风后转出来,看到这一幕不禁扯了扯衣领。“这里好热。”

利威尔抬头不知意味地看了他一眼,拿着手里的衣服闪进屏风后。

换好衣服没过多久,已经有客人陆陆续续的到了。

老头子因身体问题没有出来接客。利威尔站在门边,看着父亲面带笑容地与客人寒暄,暗叹自己还真是做不来这种事情。

“你好。”嗯?

利威尔扭过头,是一个同龄的金发少年,正伸着手微笑着冲自己问好。

“你好。”利威尔只是礼节性的回了声话便再没了动静。

两人的视线撞在了一起。少年的手还举在冷风中渐渐冷却,利威尔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的笑脸,最终叹了口气转过了身。

“请这边走。”金发少年收回了手 跟着利威尔走进大厅。

这时客人已经很多了。格里沙看了看时间,示意一旁等候的下人去叫老爷子。

大厅的角落是安静等待的利威尔,以及金黄头发的史密斯小少爷。

利威尔托着下巴,看到老头子走进大厅,在最里面的小台子上说着客套话。

“宴会正式开始。”

他听到老头子这么说,然后抬眼寻找父亲的身影。

他端着一杯洋酒,穿行在宾客中来回举杯,所到之处都有年轻女孩子羞涩温雅的微笑。

利威尔无聊地转了转头,自动无视身旁的轻笑。

回过头继续用视线跟踪着格里沙,发现对方停停走走最终停在了几位客人面前便不再移动。

一旁的史密斯少爷适时的开口。“那是史密斯现今的当家,旁边站着的是我的父母和姐姐。”

嗯?利威尔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看到结果这么快就出来了,顿时感到有些扫兴。

看那两个人的眼神,怎么想都不会是第一次见面啊。

果然是早有预谋。

利威尔小幅度的伸了个懒腰,摇摇头退出了大厅。

留下格里沙继续演着一见钟情的戏份。

果然就在宴会结束几天后,放出了格里沙·耶格尔与史密斯家大小姐卡尔拉订婚的消息。

——TBC——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