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沫

好好写稿。好好做人。

叫我沫甜甜(no

有想看的梗可以私信,不过不一定会写hahaha

【进巨/艾利】带你到看得到极光的地方㈡

虽然跟第一章比爆了字数但还是好少。。。QAQ仍旧渣不解释。

———————————————————

C2

艾伦发现,每当自己身边围绕的空气中含有一种名为利威尔的气息时,他的焦点总会不自觉地落在气场中心上。

美人大致都是如此吧。

他合上手中的文件,闭上眼睛轻轻按摩着缓解酸胀感。

空调卖力的运作着,他几个深呼吸后突然气息急促,抓起盛满冰咖啡的杯子一把扔向关着的门。

在秘书惊慌的开门时,他满身怒火的甩上休息室的门。

真是烦躁。双手在水中浸了一会,艾伦取下毛巾擦干残余的水珠,又踉跄了几步将自己放空在床上。

总是会这样,突然的就会发脾气。

就像个精神病患者一样。他拿过枕头,无力的掩住了脸。

————

睁开眼是满室的寂静漆黑,,利威尔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打开床头柜上的台灯,孤零零得在柜上投下浅浅的柔和黄光。利威尔想了一会,探身打开柜子底部的抽屉,小心地取出里面仅有的一个相框。

其中一张是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另一张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上司,他们在相框另一端状似亲密地拥抱着,快要贴在一起的四片唇,也冲着对方默契的自然上翘。

利威尔手指在上面不停的抚摸着,脑中事物飞速运转,却怎么也记不起,关系亲密的他们生活在几年之前。

怎么会连这种事情都记不住呢?

他很恨地用手敲了几下头,拿过枕边的遥控器,按下整栋别墅灯具的总开关。

在别墅区散步的老人牵着狗路过这里,被突然亮起的光惊得在阵阵吠声中捂紧了胸口。

————

天气还是热。尽管休息室里冷气十足,利威尔也还是因身体里一阵强过一阵的燥烦而皱着眉灌下又一杯冰水。

莫名的烦躁感,他忍了忍,最终没有脱手把玻璃被甩出去。

同一层楼的一间房里,几个助理围在一起工作着,同时还尽可能小声地讨论着自己上司今天尤其恶劣的心情。

Alia在一边的办公桌旁频频皱眉,却还是碍于眼前的工作没有出声打断那方的谈话。

她的面前摊满了成沓的复印纸,满当当的都是几天后活动的大小事项。面对这些东西已经连续好几天了,Alia抬头,感觉目光所及之处都是密密麻麻的黑体字。

唔,烦死了。她抬手想要抓抓头发,最后还是顾及形象问题悻悻的放下。

Alia觉得她可能是被自家的大明星同化了。

手机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Alia拿起手机按下接通键,肩膀夹着电话然后蹲下身手忙脚乱地整理散落一地的纸张。

“衣服送到了?好的我这就让人下去拿。”

“什么?已经被领走了?”

彼时她刚抬起头招呼着一个助理,随即被手机那头传来的消息惊得大声喊了出来。成功博得了众人的注目。

“好的我知道了,麻烦你了。”

她起身挂了电话,和几位同事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在levi心情不好的日子里擅自取了他的衣服。。。几位助理想了想levi接近病态的洁癖症,为那不知名的人默哀之时埋头噤了声继续工作。

Alia稍低头看了看手中已经理好的资料,脚步急促地回到桌边又把手里的东西与桌上的混在了一起,决定从头再做一遍。

————

艾伦出了电梯,入目空荡荡的感觉像是走错了地方。

他不放心的回过头又看了看电梯正上方显示的楼层数,确认无误后转身走向里面,然后叩开了最精致的一扇门。

利威尔刚拿起浸过冰水的毛巾盖在脸上,听到敲门声后一脸不耐的走去开了门。

完了。他听到左胸处的“咯噔”一声,尽管面上仍是一副冷淡的样子。

此时的艾伦只觉得心跳不正常地加了速,几秒后举起手中拿着的东西冲着对方微微一笑。

“打扰了。”

利威尔接过纸袋,虽然看着对方微笑着告辞离去,自己的心情却不再低谷。

他打开袋子发现是订做的衣服,低低的叹了一口气,把袋子倒过来,东西全部倒在了桌上。

一张精致的卡片在半空中转了几圈后落地,利威尔疑惑地弯腰捡起,对着上面烫金的“Jaeger”不自觉的愣了神。

——TBC——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