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沫

好好写稿。好好做人。

叶修无脑吹
一个年更写手x

【野良神/雪夜】In A Hurry To Depart一

大半夜的不睡觉默默码文。心情有点糟糕,牙还一直疼,完全静不下心做任何事。包括睡觉。

新文风太难驾驭了,改动了好几遍结果还是这么失败。去掉了杂乱的东西或许千字都不足。

将就一下好了。

可能中篇。(一扯就停不下来)

———————————————————

他沿着自己既定的轨道运转,却忘了大家同样忙碌。

一.

火光在摩擦中逐渐明亮,夜斗点上烟,按掉了枕边躁动不安的闹钟。

时间在深夜档徘徊着前行,他抬手调了灯的明暗,对着镜子把围巾又绕了一圈。

落锁。

“Fair。”

男人两指并拢斜放在头上算作问候,甩掉烟头后拉开了车门。

干脆优雅的刹车。

“Bon Voyage.”Fair自认潇洒地甩了甩前额碎发,目送着夜斗拿了行李走进大厅。

夜晚的航班,对于夜斗来说是个很享受的过程。
他的旅行大都是在夜晚穿梭星里云间,枕着或圆润或灼烧的日光梦醒在神秘异域。

还有十个小时。

他举高了手表,迎着不知从何来的微光,拉下眼罩。

清醒在空中小姐的甜美声线。

接过对方递来的温水,细细的含住任其缓流过喉咙。

7:47AM

夜斗拉着行李箱走出机场,冲着身旁降下的车窗挥了挥手中的旅游手册。

“Marignan。Thank you。”

————

穿着睡衣走出浴室的时候,他的头发还没有完全擦揉至干燥。

夜斗把身子瘫软在沙发深处,慵懒的摇晃高脚杯中的红色液体,眯着眼睛抬头一饮而尽。

电脑屏幕右下角的闪动随着一句简短的“OK”消去踪影,夜斗起身伸了懒腰,踮着脚尖移向床。

柔软的垫子被压得深陷成一个坑,他调整了姿势,蜷着身子缓慢阖眼。

天色渐昏沉,不远处的香榭丽舍大道彩灯杂乱无序的亮起,斑斓印记投上玻璃。

手提电话的震动扰得人翻了几次身,最后还是皱着眉摸到电话。

Fair的名字在黑暗中跳动,夜斗揉着眉心坐起了身,把电话扔到一旁。

“终于起床了夜斗。”

电磁波的质感包裹着男人略显低沉的音色,在寂静中轻笑都清晰得如在身侧。

被叫到名字的人在镜子前扭了扭,转过身取出一套黑色的休闲装。

别致的手法缠好围巾,电话那头的人还没有结束自言自语,收不到回应却仍不带尴尬的碎碎念。

可是夜斗此时完全没有和他调笑的心情——起床气是个挺麻烦的东西。

他淡然的飘出一声“Stop。”然后毫不客气地单方面结束了通话。

没有闲心去组装被自己拆分了的机器,他翻出数码相机,扒乱头发后拿了房卡出门。

下榻的酒店临近香榭丽舍大道,他拐了个弯,入目光彩迷离,行人来往不断却并不拥挤,正是他中意的感觉。

一个人的旅行是再好不过的了。他带着相机穿行人潮间,满心满眼的舒适。

街道旁的树上流星束束,白色层叠,在满目的斑斓中静缓流动。

于此之中,夜斗看到了意料之外的景象。

他举高相机巧妙的避开人群,单手平稳地按下快门。

破例了。

但是值得。他调出照片扫了几遍,满意地关上了相机。

几道疏散人墙彼岸的少年偶然抬头,眼角还未恢复平缓,对着他现出浅浅一湾笑颜。

一声咔嚓落。

——TBC——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