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沫

好好写稿。好好做人。

叫我沫甜甜(no

有想看的梗可以私信,不过不一定会写hahaha

【野良神/雪夜】In A Hurry To Depart二




二.

随身的相机并不常用。

侍应生的杯碟碰撞声清脆短小,依旧吸引了夜斗的注意。

他盯着液体的晃动,神色专注,余光一直飘进对面人眼中的微光。

早已安排好的调笑没有派上用场,雪音手指轻巧的略过张张图片,左胸中好奇不断膨胀,就要到涨破的程度。

嘴角挑动逃不过视线紧盯。夜斗神色安然,咽下口中温热的浓稠。

“专业。”几经斟酌的评论并未带来他表情变迁,少年脱口而出的母语清朗而温润,轻易便挑拨起异乡亲切。

相机在手指间险险地跳动几下,屏幕中影像正与他动作相契合,“第一个?”

柔蓝双瞳猛的泛出一大片光华,流畅优雅在举杯的停顿中赫然撤去。“Why?”他瞪大的眼睛轮廓圆润,恍如杯中精磨咖啡的口感。

靠窗而坐的少年眉目清淡,被窗外不停转换色彩的灯光投出一片面色温和。

“感觉是个很奇妙的东西。”

他很偏爱微笑。

夜斗看着他抬手指了眨动的眼睛和左胸起伏的中心,忽然奇怪的低笑几声,在迎面两束探寻中仰首咽尽杯中香醇。

月华如水,是咖啡也阻止不了入夜安眠。

行程是郊外。

对于城市,夜斗并没有什么好感——即使是每天生活的地方,也还是厌倦那满是重金属般的喧嚣嘈杂。

认真地组好了机器,小巧的相机也从背包中脱身缠上了细细的勃颈。

外面闪过的只有人。无趣的车程时光消磨在“删除”与“确定”的快速切换。夜斗低着头摆弄相机,苦恼屏幕那端的修长身影,以及脑海中始终翻不到的印象。

单薄的布料和着手机的频率震动,他拿出手机,眼光迷茫,落在屏幕偏上方的“yukine”上。

“你果然不记得我了。”

显示“呼叫中”的手机在金黄短发的大男孩手中从客车后座移到夜斗身旁。

当事人不觉尴尬地收好相机,对着少年的脸念出手机上闪烁的备注。

“yukine。”

“雪音。”

少年自作主地拿过手机,把两人的脸留在了一起。

缠着奇特围巾的男人神情惊诧,配的纵然是少年微笑,却仍旧面目和谐。

神秘香气顺风而至,轻微刹车声响在村落入口,夜斗排着队最后一个下了车,随手拨下头上的墨镜拢住眼睛。

旅程的最后被染上了薰衣草的丝丝缠绵,夜斗举着机器穿行在缤纷花海中央,以一个俯身闭上眼结束了旅行。

一切尽不如人意。

回程还是在夜晚,出了机场时夜斗接过Fair手中
的咖啡,表情淡淡,看不出情绪。

Fair敛了恶劣挺直腰背盯着一道道闪过的白线,按下音响掩过车厢寂静。

————

从没看见过的东西,大概也就是夜斗作品里的人像了。

日和翻看着夜斗旅行归来的成果,看到人的时候表情倏然古怪。

“A Beauty!”Fair带着一记响指路过,离开之前还不忘再低头细看一遍。

明媚的少年长相,眼角下垂的淡淡低落,明显的
闹市街拍却只有画面中一人。

莫名的熟悉。

Fair挠着头发回到自己办公桌边,从成沓的杂志里挑出了一本。

门突然被推开,带起一阵轻微的风。书本纸张被吹起,混着哗啦声停在其中一页。

夜斗举着薰衣草香袋的动作顿了顿,觉得书页正中的脸格外眼熟。

可能是叫做雪音。

——TBC——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