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沫

好好写稿。好好做人。

叫我沫甜甜(no

有想看的梗可以私信,不过不一定会写hahaha

【野良神/雪夜】In A Hurry To Depart三




三.

强自微笑的时候,眼睛眯起来,模模糊糊什么都看不清楚。

职业摄影师,像夜斗这类的,日常工作大致也就是各地游玩取景。

夜斗去过很多地方,只有巴黎,纵然那城市充斥着他所不喜的繁闹,但莫名的就是喜欢。

他说不出这是什么感觉。

就像现在,一个异地偶遇,或许连朋友都算不上的人,却带给他如此深重的被骗感。

少年很不同。对着陌生人笑颜明艳,用着成年人的纯属手法搅动咖啡,拍出薰衣草香的合照。

从相遇到熟识,他们的点滴都被包含进了一段不长的旅行。

夜斗仍旧记得他拍下那张照片时的惊艳满足,关闭相机时毫不意外对方会逆着人流来借走它。

合乎自然。

不是没有疑惑对方没有传达出的“删除”的要求。夜斗尝试着透过咖啡热气发出疑问,在一句简单的“喜欢”中垂下眼静享咖啡厚重。

对面的是一名在校生——他是这样说的。

举手投足无不稳重浪漫,这样一个美丽的异国少年。

被夜斗称赞的时候他惊喜的弯了眼角,缓声感叹着或许他可以试着去做一个模特。

不清楚到底是谁记忆混乱。

夜斗拿过被Fair扔在桌子上的杂志,看清了那个数字确实是“2”。

那个叫做雪音的人,两年前就已经开始了他的尝试。

————

夜斗并不是很喜欢交谈。

虽然他总是那样一副不正经的样子。

Fair打着哈欠走进办公室,无力的抬手冲着夜斗挥了挥。

夜斗把架着的眼镜取下放在书页上,对着Fair的脸皱了眉。

“Fair。”他再三斟酌着用词,“要节制。”

男人的脸色变了几次,整个人被噎得说不出话。

“我可是早出早归的优秀青年,夜斗你不要把我想的和你一样……”

嗯?夜斗疑惑地望着突然中断的Fair,瞳孔中映出的男人无奈的瘪着嘴,“懂得享受。”

日和得体的微笑从他身后逐渐显出,她移开放在Fair后腰的手,绕过男人热情的打了招呼。

夜斗点着头,指了桌面上的资料后起身走回自己的工作室。

路过Fair的时候他顿了顿,皱着眉半晌也才只有一句“注意休息。”

可是他的忠告似乎没有派上用场。

夜斗再次见到Fair的时候,是提着果篮听男人躺在病床上哭诉。

“……所以夜斗,”

男人抹了抹脸上的眼药水,一脸严肃的交给对方一叠资料,“小天使就交给你了!”

关于那个小天使,来自Fair最近的case。

夜斗把资料扔在一边,腹诽着Fair怎么会让自己来接替。

好奇心的错。源自Fair的“你一定会喜欢。”

事实证明确实如此。

由于换了新搭档的缘故,双方需要再一次的磨合。

夜斗背过身关上车门,带着日和的笑容踏入包间。

“你好!”椅子在地砖上击打了几下,夜斗抬起头,迎上对面伸出的手。

熟悉的脸,可是念不出名字。

“我是雪音。”

哦,小天使。

——TBC——

评论

热度(9)